我校学子新冠肺炎康复后捐献血浆,自称是自己该做的事情

作者:倪明渝 赵泽颖编辑:李东麟发布时间:2020-03-11浏览次数:10

    美高梅网讯(见习记者倪明渝 记者赵泽颖)“我是新冠康复患者,来捐血浆。”3月10日中午,我校医学院2018级临床专业的学生薛沛然在家人的陪同下,走进十堰市六堰献血屋,向这家全市唯一定点机构捐出了400mL血浆。

    1月16日,登上回家的火车;到1月26日,一家五口确认感染;再到2月23日,多次核酸检测结果都为阴性,顺利出院。“与病魔抗争了一个月,仿佛重获了新生。”薛沛然说。

    刚开始很焦虑“奶奶身体不好,有高血压、糖尿病史,很担心她熬不下去。”身为一名医学生,相较于身体健康的父母,薛沛然更担心年迈奶奶的身体。

    很快,薛沛然一家便被安排住进了十堰市国药东风总医院,随后分批转院到十堰市西苑医院。

    病情最严重时,薛沛然也出现了呼吸困难的情况,“不会要死了吧?”那段时间,随着病情的起伏,薛沛然的心情也同样波动着。

    护士瞧出了他的焦虑,经常会来找他聊家常。我是病房里年龄最小的一个,病友们也总是会安慰我,把我当成他们的孩子,给我讲故事、打气。”感受到来自医护人员和病友们的关爱,薛沛然安心了不少

    很快,薛沛然适应了病区生活,身为一名医学生,他主动请缨,其他病友科普七步洗手法口罩的正确戴法,并利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,向其他人讲解新冠病毒的防范方法。

    隔离病房里,每班只有两个护士负责,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走得很慢,碰到测量生命体征任务时常忙不过来。“他常去帮忙,帮护士们搬运物品和器械,协助护士给我们测量。”病友老党说。

    薛沛然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复原,从日常咳嗽、呼吸困难,手上插满针眼,到后来的连续数次核酸检测呈阴性,体表状态正常。

    2月12日,在住进医院半个多月后,病区熊主任告诉他,他就快可以出院了。可看着那些还躺在病床上的病友,薛沛的心中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开心。

    “我是个医学生,我肯定还能做点什么!”回顾所学的医学知识,薛沛然知道,在还没有特效药问世前,利用康复者血浆抗体治疗是少数几种有可能有治疗效果的方法之一。

    “主任,我想等我好了,来捐血浆。”薛沛向熊主任提出想要在康复后捐献血浆的想法。

    “住院、治疗、隔离期间我们没花一分钱。现在只不过捐献血浆,算不得什么。”面对采访,身为一名预备党员薛沛然表示,献血浆是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    薛沛的想法也得到了全家人的响应,可因为年龄和身体状况,最终只有薛沛和姑姑两人符合捐献要求。“今天几号了?人家救了咱们,现在能救人,咱可不能怕。”奶奶对自己不符合捐献条件,颇有些遗憾,常追问薛沛啥时候去捐献。

    3月10日,是薛沛然正式解除隔离的日子。从两天前,他就开始调整状态,清淡饮食,尽量使捐献的血浆品质更高。

    抽血,验血型,查乙肝、艾滋、梅毒,薛沛然躺在躺椅上,看着针管从肘静脉穿刺,血进入采集器,离心分离,血浆被收集,血细胞重新回输进体内。他知道,这些血浆将会被用于危重患者,也许就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。

    “这次治疗,也算是提前经历了科室‘实习’了。”薛沛然说,自己学到了很多教科书上学不到的东西,“希望有一天,我也能成为挡在病人前最坚实的盾牌。”


数字校报

 

最热文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